保姆纵火案与江歌案的罪犯都还未判死刑,让好人情何以堪?

 行业动态     |      2020-04-25 11:40

现今看微博,有两个人的微博不敢看,一个是被朋友所害的江歌案的江妈妈,一个是保姆纵火案的林爸爸。人世间的悲痛与心碎,有多少词汇用在她(他)们身上来形容都不为过,逝者已去,生者痛彻心扉,罪犯没有得到她(他)们所预期的惩罚,那份苦痛与煎熬我们无法体会, 但两人都没有轻易放弃自己,因为那些凶手还活在世上,她(他)们还没有给受害的亲人讨回一个公道。这些案例上演的都是活生生的农夫与蛇的故事,一顿饭养个恩人,一斗米养个仇人的民间俗语不幸而被言中,人性之恶令人无法想象。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应该记得去年那起全国瞩目的杭州保姆纵火案。这件事造成当事人林生斌的妻儿4人葬身火海,也抹去了林生斌下半辈子的全部希望。这出惨剧的酿造者,是林家的保姆,莫焕晶。

莫焕晶,女,1983年出生,广东东莞人,初中毕业,因嗜赌成性,债台高筑,为躲避高额的债务,来到上海、浙江等地从事保姆职业,其间,偷盗各雇主家现金和名贵物品不止一次两次,算是惯偷,人生履历可谓劣迹斑斑,基本没有可圈可点之处。在来到林生斌家之前,也是因为偷盗,被前雇主解雇。保姆市场的乱象,多数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不知根不知底,不知品质秉性,才容易引狼入室,为灾难埋下祸根。莫焕晶就是这样带着一身肮脏来到了林生斌家,她根本就是个好逸恶劳,虚荣不踏实的女人。刚开始林生斌太太朱小贞发现她并不擅长打理家务,做事拖沓没有头绪,仍然抱着善良的心态接纳了她,给她慢慢做慢慢学的机会。

莫焕晶依旧赌瘾难戒,资不抵债时,又把罪恶之手伸向了主人家的财物,典当换取金额达三十万之余。曾还以老家盖房子为由,向朱小贞借过十万元钱,身边的朋友曾劝她换个保姆,但心善如她,觉得人无完人,何况还有同年生产的缘分。朱小贞的善良在莫焕晶的朋友圈也是有目共睹的,给她开豪车、带她出去旅游、搭乘私人飞机、给了她各种“炫富”的机会。可面对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她还是因还不起赌债恶向胆边生,故意纵火,想借灭火邀功,最终达到向主人借钱的目的。当她发现火势已不受自己控制之时,残忍的扔下这一家母子四人,独自逃生。朱小贞至死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待保姆如亲人的好人,最终却惨死于保姆手下,好人却没得到好报的下场。

一审的时候,莫焕晶在公众面前的忏悔词是——“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可在二审的时候,她口风猛然大变,表示不服,选择了上诉。最后,宣判长宣布,鉴于本案案情重大,将择日宣判。

一家四条人命葬身火海死不瞑目,一年维权之路艰难不易,林爸爸是怎样熬过那些心如刀绞的日日夜夜?

即便是面对如此的结果,林爸爸的回应还是极尽克制:恶魔犯下的罪恶,天理难容。上诉是它的权利,但应该为自己犯下的恶果,承担法律责任。

一边是为了能减轻林家人的痛苦愿意立刻去死,一边又表示不服要上诉,这种鳄鱼的眼泪让人怎么去相信?5月17日的二审

判决让人无法接受,真不知林爸爸该怎么承受这份结果。在这之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没想到,原来一个男人的眼泪会这么多。

曾经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和人生赢家模版的典型,是多少人向往的人间生活,一夜之间,天人相隔,留下他一人在深渊边的废墟上,为最后的正义苦苦死撑。

十三年前,林生斌和朱小贞不顾家人反对,坚决走到了一起,完全裸婚。婚后,凭借吃苦耐劳和过人的聪慧,创建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品牌,住进杭州地标豪宅。假若人生不出这桩意外,他的生活就是当下的人间天堂。三个聪明可爱的孩子,美丽善良的妻子,富贵优渥的日子,令多少人梦寐以求。可一夕之间,一切就这样断送在魔鬼手中。他多希望要是能来一场穿越剧该有多好,穿越到他们的空间,抱抱他们,告诉他有多想念。

前段时间《后来的我们》上映时,林爸爸在微博写道:如果,你们当时没走,后来的我们会不会不一样。我带你们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去年江歌案,林世锋最终叛处20年,因为日本无死刑犯。令多少人感慨“人间不值得,取消死刑,是现代社会做过最圣母婊的一种决定。相信杭州保姆案二审不是最终判决,最后结果择日而待,但凡有一点正义感的人都希望维持原判,并尽快执行,庆幸中国有死刑。

我们无法同情莫焕晶这样罪孽深重的灵魂,也做不到为她的罪行开脱,借用某剧中一段话:很多人不为自己的罪行感到悔恨,他们唯一悔恨的,是被逮住……他们表演作呕的小把戏,可被害人家属一眼就会看穿。

她们的良心,早就喂了狗,人性这件事,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若好到亳无保留,就有人敢坏到肆无忌惮,善良弄得不好,就被人当了软柿子来捏,演变成伤害自己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