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山火:外媒聚焦报道背后的真相与谎言|关注

 公司新闻     |      2020-01-23 22:58

最近,一篇名为《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的文章在互联网中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争议,其实,还有很多人对始于2019年9月的澳大利亚山火并不了解,这场已经燃烧了4个月的大火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有何影响?不少报道仍在以讹传讹。本期RUC新闻坊选取了6篇外媒报道,对这场大火背后的真相和虚假信息进行梳理,帮助大家理解这样的灾难事件对我们全球生态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BBC报道《澳大利亚火灾:丛林火灾危机的视觉指南》采用互动可视化的方式,揭示了从2019年11月1日到2020年1月10日火灾地点的分布变化情况。

读者可以将地图放大和缩小,并选择查看任意时间的火灾分布情况。需要说明的是,点代表的是对火灾的探测而不是实际烧毁的区域,图上所显示的非森林火灾热源不到1%。

在新南威尔士州,火灾影响了500多万公顷的土地,摧毁了1800多所房屋,迫使数千人到其他地方寻找避难所。

维多利亚州已经有120万公顷的土地被大火烧毁,已经宣布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进入“灾难状态”。同时,南澳大利亚州等其他州也遭到大火侵袭。

这次澳大利亚受火灾影响的土地总面积为1000万公顷,BBC将其面积与英国、美国、日本的国土面积进行了比较。

2019年9月以来死于火灾的人数高于近些年。澳大利亚最致命的森林火灾是2009年2月的“黑色星期六”,当时有大约180人在维多利亚州丧生。

旱季发生火灾对澳大利亚来说并不异常,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澳大利亚这场大火持续时间如此之久?为此,纽约时报对澳大利亚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数据进行梳理,创纪录的高温、干旱和大风天气极大地放大了澳大利亚最近的火灾。

爱达荷大学野火研究人员克里斯塔科尔登(Crystal A.Kolden)说,极端干燥和极端炎热的条件结合起来,会产生更强烈的火灾。她说:“当植被刚刚干燥时,它就会燃烧。但是当你加入这种极端的热量天津家政,它会放大效果,让它燃烧得更加强烈。”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是联合国召集的一个评估全球变暖及相关气候影响重大研究的科学家小组,该小组发现,随着世界变暖,澳大利亚南部地区出现高风险火灾天气的天数预计将增加。科尔登博士说,今年的火灾季节是“即将到来的预兆”,也是气候变化的一些影响已经出现的“有力指标”。

10000头野生骆驼被射杀,大约25000只考拉会在一个被火焰吞噬的岛屿上死去。还有人声称澳大利亚全国估计有多达10亿只动物死亡。这些关于澳洲动物的伤亡的数字在最近几天的极度炎热和猖狂的大火中激增,这些数字传遍网络,引起了无数的忧虑和悲伤。这些数字都从哪来?是否可信?纽约时报针对这三个数字进行提问并解答。

澳大利亚官员本周在国际新闻头条上说,他们计天津月嫂划宰杀多达1万头野骆驼,因为许多受干旱和极端高温折磨的骆驼越来越多地从干旱的沙漠中出来,袭击当地社区,获取食物和水。

多年来,该国一直在与野性骆驼数量激增的问题作斗争,这些骆驼挤走了本地物种,践踏了树叶,破坏了财产。如今骆驼的数量超过一百万,政府估计每九年左右,骆驼的数量就会翻一番。

为了控制骆驼的数量,骆驼经常被杀死。据纽约时报,2010年联邦政府计划在4年内扑杀约67万头野骆驼。

阿德莱德弗林德斯大学生态学研究员Corey Bradshaw说:“这将在大约一个季节内缓解短期的找水行为。”“但当情况好转时,他们会很快增加自己的数量。他们有很强的繁殖能力。”

Mitchell在接受卫报采访时估计,火灾前考拉的总数可能高达5万。他说,岛上的考拉“可能有一半以上”可能死于火灾,但这是一场“猜谜游戏”。

澳大利亚的考拉——可爱,毛茸茸,在面对自然灾害时基本上毫无防备——经常成为头条新闻。去年11月,在另一场毁灭性的火灾之后,一个广为流传的关于物种“功能性灭绝”的说法遭到回击,当时一些科学家警告说,夸大它们的命运可能会伤害,而不是帮助保护工作。

最近,悉尼大学的Christopher Dickman教授说,依据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关于土地清理对澳大利亚野生动物影响的报告计算,在包括悉尼在内的新南威尔士州,可能有4.8亿只动物——将近5亿只死亡。随着大火的肆虐,Dickman教授本周将这一估计修正为在新南威尔士州死亡的8亿多,并补充说,他估计全国已经有10亿多动物死亡。

来自约克大学的生态学家Colin Beale告诉BBC,动物的生存本能开始发挥作用。他说:“在我工作的非洲地区,我非常确信很少有鸟类直接死于火灾。”“他们当然有能力逃离火灾,澳大利亚也肯定是这样。”

阿德莱德弗林德斯大学的Bradshaw教授说,分享没有证据的笼统数字是危险的。他说:“我们并不是说这个数字错了——这是无法估量的。”“媒体和公众普遍渴望数字,他们大惊小怪,但现实是没有人真正知道。”他补充说,动物能够从这种破坏中恢复过来。

在本次澳大利亚史无前例的国家紧急情况下,谎言的传播速度比山火更为迅速。社交媒体上有关流行性的、妨碍环境保护的纵火言论污染了澳大利亚山火的主流报道。卫报在《假信息和谎言比澳大利亚山火传播得更快》的报道中指出,在众多信息中,两条假消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山火是由人为纵火引发的,而非气候变化;“环保分子”阻碍了消防员减少山火损失。这些假信息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并且被媒体、政府议员所引用。

与之类似,澳大利亚SBS电视台则关注到了社交媒体上传播的关于澳大利亚山火虚假图像的问题。它在报道中指出存在以下四种虚假图像:

艺术家安东尼·赫斯对森林大火规模的可视化,他将利用美国宇航局的卫星数据进行三维可视化,夸大了橙色的光芒。这张图片被许多社交媒体用户误认为是真实的美国宇航局地图,并且已经被包括美国歌手蕾哈娜在内的名人分享,造成了广泛的影响。

为了阻止其传播,Twitter现在将这张图片标记为“虚假信息”。安东尼·赫斯说,他没有意识到它会传播开来。

PS的影像也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传播,其中最知名的是一个女孩在山火现场前抱着一只考拉。

传播者还使用了此前澳大利亚山火的照片,包括2013年塔斯马尼亚邓纳利大火中一家人躲在码头下。

媒体的广泛影响力也导致了错误信息的传播,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在发布了一份澳大利亚山火的规模地图,但错误地描述了在澳大利亚中部和北部的火情。为此,随后ABC发出了更正声明。

国际记者中心全球研究主任朱莉·波塞蒂博士在接受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的采访时指出,人们对灾难性火灾规模的地理描述有需求,以帮助国际观众在当地了解这一点并不奇怪,但这需要妥善处理。

“这就是为什么在发生大规模灾难的情况下,利用数据可视化的高质量新闻如此有价值。在对社交媒体进行了十年的研究之后,有几件事是清楚的:虽然许多人会无意中分享他们觉得讲述他们所经历的故事的虚构或断章取义的图像,但也有人故意为了邪恶目的而助长造谣。”波塞蒂博士对SBS电视台说。

卫报指出,无论出于任何原因,试图发布虚假或者误导性的信息会对人类生命、财产、自然世界,乃至经济产生巨大的风险。这些假消息的产生表明,社交媒体平台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数字权利观察主席Tim Singleton Norton认为,“这需要有效政府监督、透明信息公开、问责制度以及公共教育多项事业同步进行,这将为人们提供识别错误信息的工具”。同时,朱莉·波塞蒂博士建议,公众和媒体在接受信息时应使用准确可靠的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jan/12/disinformation-and-lies-are-spreading-faster-than-australias-bushfires

https://www.sbs.com.au/news/how-fake-bushfire-images-and-misleading-maps-of-australia-are-spreading-on-social-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