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开庭,保姆律师打断庭审,他是好样的

 公司新闻     |      2020-08-06 22:28

21号,万众瞩目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中院一审。结果,全社会高度聚焦的辩护,因为辩护人党琳山的中途退出,导致整个庭审只持续了27分钟。

在党琳山退庭之际,审判长宣布党琳山无视人民法院的决定,擅自离开,即视作拒绝辩护,将另行为被告人莫焕晶指派其他辩护人或者由莫焕晶自行更换委托律师。

然而,莫焕晶在庭审的最后,告诉审判长,自己仍然希望让党琳山继续当她的辩护人,“我觉得党律师挺好的”。

杭州纵火的保姆十恶不赦,但她不是替罪羊。保姆有保姆的罪,如果其他人有责任一样需要承担。保姆的律师申请异地审理,我认为十分合理。

莫焕晶辩护律师党琳山提供的信息是这样说的,杭州消防部门不提供火场信息,警方也只采集了两名第二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他向中院申请38名消防员出庭也被驳回,而后他向最高法院申请异地审判,但表示在最高院未回应时法院突击开庭,因此开庭违法。

党琳山的意见里面没有标明他的辩护意见,但是思路上大致是可以推断的,纵火的保姆罪无可恕,她犯的是防火和盗窃。放火这个罪名的成立,只需要她故意引发火灾,危及他人的生命安全,就成立。即便这个火灾事后被扑灭,没有引发人身伤害,也依然需要被判刑。这个保姆虽然防火,但她的主观意图是转移注意力,消除偷盗财产的罪证,甚至在主人面前立功请罪,从而化解自己的债务危机。

但是,放火这个罪行的严重程度,和结果也是相关的。如果她的行为直接引起了人身伤害,那么她将为全部的后果负责。但从前期的报道中,可以明显看出,消防栓里不出水,延误了救火的进度,这同样是非常严重的行为。如果仅仅追究保姆的责任,忽略消防栓不出水延误救火,不仅只是找了一个软柿子来捏,还因为忽略了其他方的责任,无法有效地惩前毖后,对更多的家庭住户安全而言,起不到帮助的作用。

为此,律师申请消防员的到场,是希望更全面的呈现本案中的相关信息,理清救火这个环节中是否还存在其他问题。我认为这同样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法院故意的忽略了这一情节,不仅对纵火的保姆不公平,对受害人一家同样不公平。

从程序上来说,他已经向最高法院申请了异地审理,无论结果如何,程序上也需要等待最高院的回应。此时突击开庭,程序上并不妥当。而且,信息不全面的情况下就开庭,这于揭开事情的真相是有伤害的。

我支持律师的行为,我也同样呼吁,希望消防部门能全面参与其中,在这场灾难里,全面的呈现事故发生过程,让每一个责任人,都得到法律的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