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十条铁规真有人敢犯,郭德纲清门除名,谁料于谦也犯了铁规

 公司新闻     |      2020-05-14 09:47

德云社有十大班规,“不准欺师灭祖、不准结党营私、不准在班思班、不准狂妄无耻、不准误场蹲工、不准刨活阴人、不准吃空挖相、不准带酒上台、不准赌博嫖乱、不准打架斗殴”。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德云社中不少人都犯过班规,就连于谦也不例外,区别在于别人越界挨罚,于谦不光没事可能还要被“表扬”

郭德纲和曹云金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曹云金写6000多字痛斥郭德纲,“不给片酬”“赶自己出门”“侮辱逝者”(和电视台长的事)“收学费”等等,气得郭德纲直呼欺师灭祖,还收了曹云金的“云”字。内幕咱们不知道,但从后续的发展来看,郭德纲越来越有宗师范儿,曹金离婚这个事真的是把男人的人品摔得稀碎。

结党营私不好界定,德云社关系错综复杂,谁和谁都有点关系,但没有传出这事。在班思班则更不可能了,在说相声的平台中,德云社算是顶流了,都到德云社说相声了,还去别处干嘛?

孙九香停演就是这个原因,郭德纲说相声总是把观众当成衣食父母,在《混混论》中更是强调“今天来的可都是好人,哪怕是小偷,那也是盗亦有道,是侠盗。”孙九香在剧场说相声,被粉丝送礼物,收了半天惹怒观众,观众说我买票是来听你说相声的,不是看你收礼物的。台上的孙九香回怼:“要是听不了您可以出去。”这妥妥的就是狂妄,缺乏艺德,当初郭德纲创业敢这么说他能成功吗?最后孙九香受处罚停止演出。

误场就是迟到,吃空挖相则是骗外行人钱物,对内行人伸手要钱。18年的时候啜梦珏,艺名啜鹤雄因为诈骗获刑10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1000元。他于2009年拜师郭德纲,还是第一批“鹤”字辈的人,16年发布家谱的时候他被清门,理由是违背行规。

于谦的三大爱好是抽烟喝酒烫头,有一次于谦从十一点开始喝酒,赶了3场,身经百战的于老师也不行了,7点的演出,6点多被人拉到现场。

郭德纲感觉要出事,但是他很机智,尽可能地让别人先演给于谦争取醒酒的机会,后来说相声的时候于谦智商基本不在线,郭德纲除了圆自己,还要圆他。值得一提的是那一晚非常欢乐,醉酒版的《汾河湾》,堪称不可超越的经典。

前一个没有后一个轰动,当初德云社打架的事还上了新闻,数十名郭德纲弟子围住采访车,要求对方交出设备,双方为此大打出手。郭德纲事后致歉,并表示一出机场就回家了,早上才知道打架的事,而且打人的都是德云社的工作人员和临时雇佣搬行李的小时工,并没有台上说相声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