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乳师市场乱象:两周速成 月收入轻松过万(组图)

 公司新闻     |      2020-05-07 10:18

二孩政策放开后,一个小众的职业——一时间备受追捧,成为炙手可热的“吃香职业”。让人垂涎欲滴的好收入、前途一片光明的行业,吸引了不少人加入进来。近日,媒体报道了催乳师培训机构吹嘘12天速成,人社部颁证。事实上,国家从未颁布过催乳师职业资格证书。而出现如此乱象,折射出的是庞大的母婴市场背后所蕴含的商机和利益。图为2007年1月30日,“月嫂催乳师”学员正在体会催乳技能。庄文斌/东方IC

催乳师,顾名思义就是采用中医推拿等按摩手法,为产妇解决产后无乳、乳少等症状的专业护理人员。但是,这个词其实是一个舶来品。所谓催乳行业技艺的源头——日本,其实从没有过“催乳师”这个职业。事实上,催乳师这个职业只在华人世界中有市场。在美国、欧洲,甚至中国台湾都不存在所谓的“催乳师”。图为一名催乳师通过乳房模型模拟按摩催乳。龚波/视觉中国

前几年的一项统计数字表明,我国每年有接近2000万新妈妈和新生儿,这些产妇中缺乳、少乳等症状患者占80%以上,催乳市场潜力巨大。据不完全预测,全国需要催乳师120多万人,而现有实际从业人员仅有12万多。巨大的缺口,是催乳师这一新兴行当迅速受到追捧的重要原因。图为2011年5月2日,湖北襄阳,催乳师宋兴英正在进行乳房按摩催乳实际操作。龚波/视觉中国

岗位稀缺,需要专业技能,加之近几年国内奶粉的安全性屡屡受到质疑,催乳师的回报自然节节高攀。据报道,从业经验长、技能和服务比较好的催乳师很多都月薪轻松很万,少的也有五六千元,一次催乳一般1至2小时,收费为300元到500元。图为2013年8月11日,杭州,催乳师胡敏娟在给一位客人进行乳房按摩催乳。胡剑欢/视觉中国

巨大的市场背后,却是职业标准的缺失,还有培训和服务的良莠不齐。近几年,催乳师速成班遍布各大培训机构,宣传噱头十足:短期速成,权威机构颁证,全国通用。图为2014年10月9日,厦门市首期催乳师技术水平认证班正式开班。据了解,这个催乳师培训班为期仅15天,考试合格后,学员将获得由厦门市家庭服务业协会认证核发的《催乳师岗位资格》。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

而实际上,在我国的职业大典中,数千个职业并没有收纳“催乳师”这一职业,目前也未颁发“催乳师”的职业资格证书。那些噱头十足的所谓证书,只是一个岗位培训合格证书。与一般的教师资格证不同,它不是一个职业资格证书。至于有没有价值,得看各个培训机构在各地的影响力。图为一名催乳师展示的催乳师职业培训证书。胡剑欢/视觉中国

图为国家人社部教育培训网截图。红圈处清楚地标明:颁发的是《催乳师岗位培训合格证书》,只字未提职业资格。目前,与其相关的职业资格证书,只有家政行业的“育婴师”以及“保健按摩师”。

正因“催乳师”没有国家认定的行业规范标准,产妇面对市场上的各种宣传单根本无从下手,“选择好坏,全靠运气。”这些担心是很有道理的。据了解,有的“催乳师”混入医院产妇病房,在一旁观摩了其他人的手法后就入行了;也有人买来假证捞钱;还有人胡乱指点造成隐患。图为2016年3月9日,上海一家机构门玻璃上显示,提供专业催乳师服务。翁磊/东方IC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催乳师的从业者一般都是女性。但近年来,逐渐有男催乳师入行,社会上对此争议颇多。调查显示,大部分产妇及其丈夫表示不能接受男性催乳师,但也有部分人认为男性催乳师更懂得如何呵护女性,并且在力道和技术上比女性催乳师更有优势。另外,从业之初,男性催乳师的家人也很难接受这种工作。图为2012年4月3日,长沙,徐学生现场为产妇催乳。据称,50多岁的他原为针灸推拿师,是国内第一个通过正规培训后获得从业资格证的男性催乳师,每年为100位产妇催乳。视觉中国

河南一位名叫杨军的小伙,据称是国内第三个注册的男催乳师。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每天下午和晚上到家政公司做催乳师,父母一度很反对。由于要经常接触其他女性的隐私部位,女朋友也“很吃醋”。说服顾客及其家人接受服务也很困难。甚至在工作之余,朋友们也偶尔拿他打趣开玩笑,说他“可占了不少便宜”。图为2013年7月17日,河南濮阳,杨军在教师指导下学习催乳技巧。洹水/视觉中国

“催乳师是朝阳行业,未来我想往催乳管理方向发展。”杨军的说法也代表了很多入行的年轻人的想法。而面对诸多问题,人社部门也表示,不排除未来将野蛮生长的“催乳师”纳入职业进行规范。图为2013年7月17日,河南濮阳,杨军正在接受培训。洹水/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