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纵火案”:给保姆业和律师业带来深思

 公司新闻     |      2020-04-30 09:39

2018年2月9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宣判,被告人莫焕晶被判死刑并处罚金1万元。宣判现场莫焕晶全程一言不发,而林生斌表情严肃。(新京报2月9日)

记得大火后第四天上午,杭州蓝色钱江小区仍不断有吊唁者逡巡在大门口、物业大堂、和小区的每一条排满花圈的小径。这位祖籍福建霞浦的服装公司老板腼腆而白净地让人想不到他就是那位失去了四个至亲的男主人。如今,他背后一个严酷的事实是,公安机关已认定是保姆莫某晶在客厅里点燃一本硬面书而纵的火,他至今仍难以相信,“我们对她那么好,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遇难女主人曾表示:这次保姆是找对了。

保姆行业,是一个较为特别的行业,服务的对像基本上都是老人小孩,这需要较强的责任心,和较高的道德标准,诸如有吸毒、赌博等违法前科的人,不宜渗入到这个行业,这是出于对老人孩的基本保护。虽然杭州出现了“保姆纵火案”,而且以前在不同地方也出现过诸多虐待老人小孩的事件。

蛇蝎之心的保姆酿造了这起惨案,这自然会让人想起媒体报道过的诸多保姆虐待老人小孩的事件,其中有的保姆殴打老人,也有的保姆伤害小孩,因而,将这一幕幕连接起来,保姆一词听来就让人生畏,也更让人生厌。所以,有人说现在的保姆都让家政公司宠坏了,给她们的工资都很高,有的动辄七八千元,有的甚至高达一万,但她们的职业素质却很低,不仅不按约定履行职责,而且在服务期内还会时不时地提出再加工资的要求,这让人很无奈,但却不得不就范。

家政公司“炒作”保姆,自有娴熟的套路,它们让保姆自己杜撰工作经历,并自我戴上许多耀眼的光环,其中最常用的光环莫过于有多高的专业学历,或被多少豪门雇用过,而在此所谓“真实”的基础上,家政公司再出手给她们度身制定出宣传彩页,并挂在公司的网站上,如此“私人定制”之后,一颗保姆明星就算冉冉升起了,而对于高档雇主来说,不信这样的明星,还能相信谁呢?

作为这些家政公司的造星运作来说,确实很费周折,但这是一桩“三年不开门,开门挣三年”的生意经,现在的家政公司根本不喜得挣普通保姆的小钱,而是一定要挣明星保姆的大钱,吃上一个豪门,就等于给自己的生意兜上了底,并且,现在明星保姆与家政公司之间已形成了默契的配合。可以这样说,现在家政公司的生存,完全取决于明星保姆的高调忽悠,在这个行当里,家政公司与明星保姆配合着忽悠豪门雇主,那是圈子内人尽皆知的秘笈。

而在12月21日,被告人莫某某的辩护人、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党某某律师擅自离庭一事经媒体曝光,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2日,广东省司法厅相关部门负责人回应称,省司法厅对此事高度重。调查组初步认定,党某某律师涉嫌在庭审过程中不遵守法庭纪律,未经许可擅自退庭,干扰诉讼正常进行,利用网络炒作案件,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根据《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相关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决定对党某某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

辩护律师在法庭上的根本意义,就在于尽可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不管在想象中被告人罪有多轻或多重,从法律意义上讲,只要法庭还没有最终形成法律判决,那么,辩护律师就应当将被告人的委托进行到最后一刻,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辩护律师必须要完成的责任。这不仅关系到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依法伸张,也关系到法庭的严肃性和社会权威性。

另一方面,遥遥无期的判决,还会无限加大社会的司法成本,并且,还会使社会成员对法律产生模糊的认识,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减损人们对法律的认同感,因而从社会整体来说,司法的效率就必须要有一定的底线,否则,对双方的当事人都是一种精力的过度耗损,无法投入全新的生活,甚至会陷入这样的人生困境:即一生中只要遇到了官司,那便没有生活可言,一生只能做这一件事,终生的时间精力都会投在里面,所以司法必须存在效率的考量。

这位辩护律师擅自离庭,其意图非常明显,就是想尽可能地拖延时间,客观地说,作为律师,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拖延时间”,因为这也是一种法律技术的运用,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对己方不利的情形,大家在庭审中也常常可以看到这种情况。但是,这样做必须要有合法的理由,而如果没有经得法庭的同意就离开法庭,那就是擅自离庭,而此时,这就不是技术的运用,而是一种藐视法庭的行为。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对自己受托职责的放弃。虽然表面上看,这会拖延一定的时间,但在总体证据没有变化,新证据又不能因为拖延时间而出现的话,那就意味着是一个败笔,因为法庭可以停止他本案辩护的资格,而且很快就会依法律程序找到另外的辩护律师,而一旦到了这个程度,对被告人来说反倒失去了更多的可能性,因为庭审表面的这种变化,其实只能给被告人带来更多的被动。

而根据《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相关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决定对党某某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这就是必然的结果。作为辩护律师,辗转腾挪是基本功的一种,既可以称之为技术,也可以称之为技巧,但一切都要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实施,否则就会超越法律的边线,既把被告人的权益扔在了一边,也把自己的职业生涯置于了绝壁,于他人,于自己,于社会,于法律,这都不该是一种应有的选项,显然,这也改变不了案件的整体走向。(作者:CCTV《谈事说理》栏目评论员,CCTV发现之旅频道《文化大视野》栏目原执行制片人,CCTV《艺海》栏目原执行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