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工资过万”背后

 公司新闻     |      2020-03-26 08:31

11 月 30 日,西安女婴朵朵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做了近 20 分钟的“推拿化痰止咳治疗”后,死于回家路上。目前,当地公安机关和卫生部门已介入调查。虽然小儿推拿是否导致婴儿夭折尚无定论,但经由此次事件,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母婴护理行业的种种乱象。

近年来,为了更好照顾新生儿并让女性产后身体得到适当调整和休养,选择请月嫂或进入月子中心的家庭越来越多,“小儿推拿、催乳”等周边护理业务也发展得如火如荼。

据《财经》新媒体调查,市面上的不少母婴平台同时承接月嫂培训业务,而大多数月嫂培训机构也有自己的下游中介。换句话说,母婴平台能够实现“自己培训、自己发证、自己消化就业”。在整个“一条龙”的服务过程中,能够对其服务质量进行衡量与规范的,似乎只有平台自己。

以“小儿推拿”项目为例,大部分机构声称:零基础人士可在10-20天内完成培训并取得“小儿推拿师资质”。而取得“催乳师”资格的时间,甚至短到只有5天。至于月嫂必需的“健康证”、“营养师证”等证照,则只需百元不等即可伪造。

而当记者以“孕妇”身份询问月嫂机构时,对方称:“月嫂要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培训,才能拿到包括母婴护理师证、产后修复师证在内的五个证。”

一边是乱象丛生,一边又是月嫂的“身价”连年水涨船高。据《财经》新媒体调查,北京地区的月嫂费用最低也在万元以上。58同城发布的《中国家政市场就业及消费报告》也显示,在家政市场细分行业中,2019年月嫂平均薪资高达9795元,排名行业第一。

《财经》新媒体以“即将生产、想雇佣月嫂”的名义,对数家月嫂平台展开了调查。一家全国有三十余家门店的机构A告诉记者,其店内月嫂服务价格在8800-26800元不等,划分标准是“工作年限、持有证书、好评率和带宝宝数量”。“以15000元的价格为例,该档位的月嫂工作年限为六年左右,大概带过30-40个宝宝。”

在北京地区有四家门店的某母婴平台B也表示,店内月嫂按工作年限和持有证书划分为中级、高级、精英三档。其中,中级月嫂工作年限一到三年,服务价格9800元-11800元/月;高级月嫂工作年限四到六年,服务价格12800元-14800元/月;精英月嫂工作年限七到十年,服务价格16800元-18800元/月。

另一家在北京地区有两家门店的月嫂平台C则将月嫂划分为四个等级:标准月嫂9800元/月,工作年限1-3年;高级月嫂13800元/月,工作年限3-6年,一般持有中级母婴护理师证书;金牌月嫂15800元/月,工作年限6年以上,一般持有高级母婴护理师、催乳师证书;精英月嫂23800元/月,工作年限10年以上,一般持有高级母婴护理师、催乳师及小儿推拿师等证书。

一圈调查后记者发现,从8000元/月到3万元/月,不同月嫂的服务费用能够差出三倍以上,而“持有证书”和“工作年限”是决定月嫂“身价”高低的最主要划分标准。

对于月嫂的工作内容,各家平台的规定大致相同,主要包括:一天做六顿饭(三顿正餐、三顿加餐);护理宝宝(包括消毒、洗澡、按摩、衣物清洁、黄疸的观察护理等);护理宝妈(包括按摩、衣物清洁、伤口护理等)。

除了基本的护理工作,各家平台还设有名目繁多的“增值服务”,如“产后骨盆修复”、“产后减脂”、“无痛催乳”、“小儿推拿”等,价格在每次500元-1000元不等。不过,机构A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订购价格12800元以上的月嫂,就赠送价值两千余元的增值服务礼包,包括免费催乳一次、对婴儿进行黄疸护理一次、满月汗蒸一次、骨盆修复一次。”

哪个价位的月嫂最受产妇欢迎?据A机构工作人员介绍,月嫂的计价周期为一个月(实际工作日期26天,因为《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但大多数顾客会选择42天或56天的套餐。“二胎妈妈一般会选择价位在8800-10800元/月的初级月嫂,因为已有育儿经验,更需要‘助手型’的月嫂;但首胎妈妈大多更倾向于花更多的钱雇佣高级月嫂,因为本身经验不足,更需要‘经验型’的月嫂。”

既然“持有证书”和“工作年限”是决定月嫂“身价”高低的最主要划分标准,那么证书的含金量如何?消费者又该如何对其工作年限进行核实?

B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新媒体,该平台旗下的月嫂,需持证件包括:健康证、母婴护理师证(即月嫂证)、催乳师证、营养配餐师证、小儿推拿师证、产后修复师证等,“所有证照均在正规培训学校取得”。

而A机构工作人员则表示,该机构除了充当月嫂中介外,还承接月嫂培训业务,“我们同时也是教育机构,可以颁发母婴护理师证、产后修复师证等。”该人士还向记者积极推荐一名价位在两万元左右的月嫂,称其“拿到了由该公司所颁发的《精英母婴护理师证》,所以收费要高一些,但各项服务标准要显著高于其他普通月嫂”。

自己培训、自己发证、自己验收、自己评级?据《财经》新媒体进一步调查,这样提供“一条龙”服务的母婴机构还为数不少。记者以“报名参加月嫂培训”为由联系了数家月嫂培训机构,对方皆称“有线下服务中介,培训发证后可直接包分配工作”。

对于培训的时间,记者用两个身份得到了相差甚远的答案。当记者以“孕妇”身份询问月嫂机构时,对方称:“月嫂要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培训,才能拿到包括母婴护理师证、产后修复师证在内的五个证。”但当记者以“应征者”身份询问月嫂培训机构时,各大培训机构的课程简介却显示:上8天课就能完成母婴护理师培训,学费在1000-2500元左右;上5天课就能拿到催乳师证,学费在4800元左右;而一个非高级月嫂取得全部证照的所需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

至于“高级、金牌”月嫂才有的“小儿推拿师证”,多家培训机构声称:零基础人士可在10-20天内完成培训,并保证能够取得“人社部颁发的专项技能证书”、“包分配工作”,但学费较贵,在一万元左右。

而跟据月嫂中介的信息,获得“小儿推拿师证”的高级月嫂,每月服务费用一般在18000元以上,“营业”一个月即可“回本儿”。和丰厚的报酬相比,学费似乎显得“物超所值”。

然而,这样的“小儿推拿师”真的靠谱吗?《财经》新媒体查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现,中医药行业的国家执业资格目录清单上,只有“保健调理师”、“中药炮制工”、“药物制剂工”三种执业资格,并没有“小儿推拿师”。

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儿科主任中医师刘宇也曾表示,成为小儿推拿医师首先必须系统全面学习中医基础理论,经过五年本科学习和三年的规范培训才能给病人治疗,更重要的前提条件是必须取得卫计部门颁发的按摩医师资格证,“绝对不是只要背几个穴位,就能进行治疗这么简单”。

除了各种证书外,“工作年限”也是家长选择月嫂的一大标准。一位即将临盆的孕妇告诉《财经》新媒体,在找月嫂时,她要求一定要有“八到十年的经验”,也愿意付出相应更高的费用,但困扰她的一大难题就是:行业经验是否能够造假?如何对月嫂的实际工作年限进行检验?

据记者调查,大多数母婴护理机构均无法出示能够有力证明“月嫂实际工作年限”的证据,且“从业年限造假”的现象确实存在。刚诞下婴儿的朱女士表示,她以14600元/26天的价格在苏州懒熊家政平台雇佣了一名“具有四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月嫂,但在服务过程中,自己明显感受到其“经验不足,技术不熟练”:“一是月嫂不知道夜里也应该喂养宝宝,造成婴儿出现低血糖症状;二是月嫂记录本里有观察黄疸这一项,但月嫂从未对婴儿黄疸进行观测,导致宝宝在出生23天后因黄疸值高而住院。”

但当朱女士向月嫂平台表示异议时,平台方却称“公司考核阿姨工作年限的方式是看技能”,并以“工作日志被公司定时销毁了”、“让阿姨提供几年前雇主的回访不现实”为由,拒绝提供相应的从业年限证明。

无疑,机构自己颁发、仅需数日就能获得的相关“专业证书”,含金量着实不高。机构拿自己的评级证书和无法证明真伪的“从业年限”给月嫂定价,也难以令人信服。不过,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根据北京移动互联网健康服务协会2018年发布的《母婴产褥期护理服务流程标准》,母婴生活护理人员须具备真实、有效的身份证明,及“卫生部门认可的医疗机构出具的健康证”。在实际生活中,“健康证”牵动着无数家长的心。近年来,有关“金牌月嫂实为乙肝患者”、“梅毒患者办假健康证混入月嫂队伍”等新闻时常见诸报端,引起婴幼儿家长的极大恐慌。

目前,《健康证》的办理机构一般为当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经卫生行政部门审批而承担预防性健康检查的医疗卫生机构。国内不少地区的疾控部门也都开通了线上健康证查询系统,可在输入姓名、身份证号或证件号的情况下对证件进行核验。

根据A机构向记者出示的月嫂证照信息,《财经》新媒体对该名月嫂的健康证进行了核验,结果显示“未查询到相关证照信息”。而在某电商平台上,记者发现了大量伪造“健康证”的广告信息。

办证人员告诉《财经》新媒体:只需98元,即可办理出一张“可以在系统上查到”的健康证,且“当天就能办好并寄出”;如果需要办理能够“扫码出体检报告”的健康证,则需118元。

除了《健康证》,《营养配餐师证》也可以造假。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缴纳800元后,只需要等一个月,就能直接办理《高级营养师证》,无需考试。”

要么就是中介自己出证,要么就是办假证。真正的职业资格证到底该由谁来颁布?《财经》新媒体就此致电某位匿名业内人士。该人士称,自己之前也曾开办月嫂培训机构,但后来“因为行业太乱而退出了该领域”。据其透露,真正的“月嫂证”,应由当地人社局所颁发,“其他机构颁发的证,也不能说是假证,但基本和假证也差不多了”。

《财经》新媒体就此查询人社部官网后发现,人社会部教育培训中心与中宏国研(北京)信息技术研究院联合开展了母婴护理员(高级)职业师资培训项目。相关信息显示:“凡参加培训并经考核合格者,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培训中心颁发相应的培训证书,证书信息可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培训网(http://edu.mohrss.gov.cn/)查询。”

而在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调研员高屹看来,仅就“月嫂”行业而言,目前我国还没有设立统一、权威的官方认证机构,认证管理混乱,亟待建立合理的认证标准。

家政行业资深观察员高欣曾在接受《法治周末》采访时直言:“月嫂行业基本处于无职业目录、无资格认证、无监管部门的‘三无’状态。缺少统一的行业标准和管理,对月嫂的工作范畴认定不清,这是造成月嫂‘速成班’遍地开花的重要原因。”

《财经》新媒体梳理相关资料后发现,北京移动互联网健康服务协会于2018年发布的《母婴产褥期护理服务流程标准》,被广泛认为是“母婴护理行业首个服务标准”。但该标准的发布方为地方协会,效力十分有限,从国家层面来讲,仍缺少统一的职业标准、资质考核等相关制度。

不过,国务院办公厅已于今年6月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意见》提出:“要建立家政服务信用信息平台系统,探索建立全国家政企业和从业人员社会评价互动系统。”互动系统的建立,势必将倒逼月嫂市场逐步走向规范化发展。

据《财经》新媒体调查,在大城市的年轻妈妈群体中,“请月嫂或进月子中心”已经蔚然成风。相当一部分请过月嫂的宝妈都不后悔当初的决定,认为这项服务具有一定价值。

一位正怀有二胎的90后妈妈告诉《财经》新媒体,生老大时她就请了月嫂,这次生老二还要继续请。她的理由是:“请月嫂能学习到很多知识,如月嫂会指导喂奶,还能帮忙换药,做的菜也更适合孕妇吃。而且月嫂常和孕妇聊天,能够产生温暖的陪伴作用。”

另一名85后妈妈则表示,月嫂的到来有力地“平息了家庭矛盾”。“宝宝刚出生时,婆婆、妈妈、宝爸、宝妈四个人经常因为孩子的一点小征兆而产生各种争论,这时月嫂的表态就能很好地镇住场子,大家都听月嫂的就行了。”

不过,也有家长向《财经》新媒体反映称,请月嫂的“意义不大”,因为“和动辄一两万的费用相比,月嫂的工作更多体现在做了几顿饭而已,性价比不是很高”。

虽然褒奖与争议并存,但月嫂产业早已悄然爆发。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经营范围含“月嫂”的新增企业数量年均超过千家。截至今年9月20日,2019年的新增“月嫂企业”数量,也已超过了1200家。

但即便如此,网络上还是经常出现诸如“月嫂供不应求”、“想订金牌月嫂要提前半年抢”等类似新闻。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相关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月子中心的市场规模约为82.6亿元,2010-2016年复合增长率达41.6%,行业增速较高。中国产业信息网也曾按照“每年约25%的市场增速”而预测称:2019年,中国月子中心的市场规模将达到约150亿元。

据央视财经报道,月嫂行业的相关技术国标有望在明年出台。对于这个虽蓬勃生长、但生长得略显野蛮的行业来说,也许这才是最大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