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保姆杀手张舒红:残杀碎尸15人包括自己女儿

 常见问题     |      2020-04-26 11:17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很多变态。今天说到的是一个大变态。他在12年杀了15人,甚至包括自己11岁的女儿。这个人家伙从外表看,绝对不像什么杀人狂。他甚至还吃斋念佛,却是杀害众多保姆还碎尸的疯子。听萨沙说一说吧。

2010年8月前后,吉林市公安局突然接到多个报警,内容都是相同的:他们母亲失踪。失踪者均为50岁左右的老年妇女,都是从事保姆职业。

儿子:我妈姓刘,今年44岁了,是桦甸市夹皮沟镇人。我从小没有父亲,妈妈没有什么文化,就靠在外打工做保姆养活我。几年前,我自己工作了,收入还凑合。我让我妈别干了,她不同意,还说你没娶媳妇啊(东北农村结婚彩礼不低)!前几天,我妈从一个雇主家辞职,又去保姆市场找工作,突然就失踪了。我平时住在工厂,周末回家没有看到我妈,打电话也关机。我去保姆市场打听了几天,人家都说看到过我妈在这里找工作,这几天就没见了。

儿子:我们是穷人家庭,哪里有什么首饰。我妈就有1个金戒指,还是我工作以后送的,值几百块钱。

儿子:。。。这。。我妈比较肥胖,有力气,大圆盘脸,就普通中年妇女长相,谈不上好看。

儿子:不会的。做保姆能有多忙?再忙,打个电话的时间总有吧。现在都1个多星期了,怎么都联系不上。民警同志,你说会不会出事了啊?但我妈要钱没钱,要色没色,又这个岁数了,能出什么事呢?

民警:这个我们要调查才好说。你先回去,继续联系你妈。如果联系上了或者有任何其他线索,你立即和我们联络。

虽有一起报警,警方开始并没太在意。保姆和其他的工作不同!在吉林市,周边农村比较贫困,很多农村妇女进程从事保姆工作。

东北经济不景气,保姆的需求量有限。很多人都在保姆市场里面连续转悠很多天,才能找到雇主。

大部分保姆家都在农村,很多还是偏僻的农村。他们家中有没有什么亲人,往往不会及时通知家人。

之前44岁刘姓妇女失踪,也有可能是什么原因失联,甚至是被人拐卖了!40多岁也不是很大年纪。加上刘姓妇女肥胖有力气,可以干活,有可能拐卖嫁给边远地区的老光棍。第二起报案的庞姓妇女则不太可能,谁会拐卖55岁的老太太呢?

万万没想到的是,短短半个月内,警方又连续接到2起报警,报警内容都差不多,也是老年保姆失踪了。

保姆和雇主发生纠纷是常有的事情,保姆也良莠不齐,颇有一些盗窃、破坏甚至虐待老人和孩子的。

一旦出了事,最低程度雇主可以找中介协调。即便中介解决不了,至少也能知道保姆真实身份和住址。

正常来说,雇主不太喜欢离异或者丧偶家庭的保姆。这种人的性格通常会有些孤僻甚至偏激,毕竟社会和家庭压力太大。有一个完整家庭的保姆,相对容易相处,顾虑较多,一般不敢做什么坏事。

比如那个55岁的保姆,即便身体再好,也保不齐几年后不会生病,毕竟年纪太大了。难道买家买回妇女后,几年后就当一个亲妈养着?这不符合逻辑。

这个瘸子经常到市场来,很多人都看过他。大家对这个瘸子的看法还不错。他衣着整齐,看起来有五六十岁,一条腿残疾,拄着一个拐杖。他的谈吐比较文雅,看起来很温和。最重要的是,他和一个四十多岁妇女一起来的,后者说是他的妹妹。

本来保姆行业第一是怕遇到色狼,尤其是年轻小保姆很怕这种事;第二是怕遇到骗子或者抢劫。

这一个月来,他至少来了10天。有些中介就感觉奇怪,猜测是不是黑中介来抢生意。1个做中介的中年男人,曾经借机向他攀谈几句。

这个瘸子说自己家有个老人要照顾,但老人要求比较高,找保姆困难。之前找到的几个保姆,老人都不满意,都解雇了。

中介的男人向警方反应,在第4个保姆失踪以后,这个瘸子和他的妹妹还曾经来找过保姆,只是没有找到。

前3个失踪者家属,失踪前基本都没有同家里联系过。第3个52岁的皮姓保姆(吉林市龙潭区人)失踪前,曾经同家人联系过。

走得比较匆忙,皮姓保姆将女儿的身份证和钱包一起装走了。发现带错了东西以后,皮姓保姆急忙和女儿联系,要把这些东西送还给她。

奇怪的是,这雇主似乎不太愿意保姆同家里联系,让她过几天再说。皮姓保姆说身份证立即立即给,要不然她就不干了。

瘸子没办法,说自己开车送皮姓保姆回去,让她把身份证交给女儿就跟他走,不要耽误时间。

她的女儿住在昌邑区某小区,两人很快见了面。皮姓保姆对女儿说,雇主是个残疾人,但他妹妹很健康。她感觉这对兄妹挺好的,人也很正派。这次就是那个叫做张舒红的瘸子开着残疾人车,将她送来的。

因雇主还等在楼下,母女简单讲了二三分钟就分开了,把身份证和钱包放在家里就下楼了。

几秒钟后,他就恢复正常,似乎一点也不慌张。张舒红很客气的请保姆女儿坐下喝茶,说:你妈看了老人以后,说这活干不了,昨天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个张舒红是吉林市本地人,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大学的教授,母亲是中学的老师。兄弟姐妹几个都是读书人,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还去了美国留学。大哥退休后,也去了孩子在加拿大的家里,只剩下大姐住在通化。他的大姐是知识分子,为人和善,在单位和邻里中口碑很好。

张舒红比较不幸。他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右腿残疾。兄弟姐妹都比较优秀,张舒红则连基本生活都难以自理,一直很自卑。中学同学多年后回忆,张舒红因残疾经常被班上同学欺负。早在初中时期,张舒红就形成了内向阴沉的性格,很少和人接触。

中学毕业以后,张舒红去一家工厂工作。随后又离开工厂同第一任妻子开小吃店,也赚了一些钱,不过生意最终因为夫妻离婚而砸了。

后来十多年,张舒红身体越来越差,各种恶疾缠身,逐步失去工作能力,主要靠父母的贴补为生。

他的父母退休工资都很高,尤其是父亲享受很高的津贴。父母对这个有残疾的儿子,是很不错的。父母先后去世以后,张舒红就失去了补贴的来源,靠一点积蓄维持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张舒红和兄弟姐妹的关系很恶劣,几乎不走动。唯一的一个大姐,也是多年才和张舒红见一次,似乎兄弟姐妹因为什么严重的事情厌恶他。

多年后,张兴才生了一个女儿。老来得子,张舒红对女儿特别喜爱,视如珍宝。奇怪的是,女儿和他却不亲热,经常躲着他。

女儿10岁时,张舒红和前妻的感情破裂,整天吵架还打架,闹得不可开交。最终离婚,女儿归了前妻。更悲剧的是,在女儿11岁的时候突然失踪,警方怀疑是被人拐卖了。

前妻张兴找了很多年,始终没有找到。她开始怀疑是张舒红,将女儿偷偷送到美国的妹妹家去了,但没有证据。

张舒红多年以后再婚,妻子是照顾他父亲的一个保姆,叫做李艳秋。婚后两人感情还可以,因没有什么收入都靠吃低保为生,很拮据。

张舒红已经51岁,除了残疾以外还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基本失去工作能力。几年前,张舒红又和现任妻子李艳秋离婚,不过两人似乎还住在一起。

邻居反映,张舒红是个信佛的善人,平时对他们说话都很和气。张舒红常年吃斋,家里设有佛龛,每天烧香。

邻居反映,张舒红身体很虚弱,稍微高一点的台阶都上不去。每次回家爬个楼梯,张舒红都要一步步走很久。平时出门,张舒红基本都是骑残疾人车代步。

那就奇怪了!这样一个人,能做作案什么杀人吗?这些保姆年级偏大,因常年做家务都颇有些力气。如果张舒红同这些保姆一对一搏斗,恐怕被打翻的就是身有残疾的张舒红。

她和张舒红是自由恋爱结婚,婚后关系不错。张兴也患有小儿麻痹症,腿部有残疾,两人同命相怜。

结婚后,夫妻两人在家人资助下开了一个小吃店。张兴在店里面做服务员、收银员、洗碗工,张舒红则负责买菜、烧菜,生意一度很红火。

张兴是个直性子的东北妇女,大大咧咧的,一直很想要个孩子。她觉得不对头,就嚷着夫妻两人一起去检查身体。张舒红支支吾吾,说什么身体哪有什么问题,暂时没有孩子不是挺好。

几个月后的一天,张兴收拾家里,无意中发现张舒红的精子检验报告。报告说张舒红的精子活力太低,生育方面有很大障碍,甚至可以列为不能生育一类。

当年没有什么人工授精一说,况且张舒红的精子也不能做这种手术。那么,张兴等于就要和大哥发生关系才可以。

到了最后,大哥实在没办法,只得偷偷告诉张兴,这其实是弟弟的主意。大哥也是架不住弟弟的要求,才同意的。大哥是文化人,自己也不愿意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此时的张兴非常犹豫:现在如果她不同意,恐怕就要离婚。平心而论,张舒红对她还是不错的。两人又是自由恋爱,有较深的感情基础。张兴自己也有残疾,一旦离婚怕是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她自然不愿意离婚。

女儿诞生以后,张舒红对孩子特别喜爱,视若珍宝。张兴回忆,张舒红对女儿是要什么给什么。有一次,张舒红给孩子买了6双皮鞋。

奇怪的是,孩子一天天长大后,却不和张舒红亲。张兴回忆:那时候女儿学舞蹈,她宁可小跑去学校也不坐爸爸的电动车。

萨沙个人认为,应该是谁对孩子泄露了秘密。孩子知道张舒红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自然亲不了。

张舒红又认为自己妻子和大哥发生关系借种,是难以忍受的丑闻。一旦事情穿帮,最要面子的张舒红恐怕从此无法做人。

另外,这事是张舒红逼着妻子张兴做的,但他逐步开始嫌弃妻子,觉得妻子和大哥发生关系不干净。

对此,性格直爽的张兴也勃然大怒:当年哪个王八羔子逼着我做的?现在又说这种话。你过就过,不过就拉倒,我自己带着女儿也能活。

最终,两人协议离婚,女儿归前妻所有,张舒红以残疾没有收入为借口,不愿意承担抚养责任。

此时小吃店早已关闭,张兴在一家小工厂打工,勉强养活自己,没法养孩子。离婚后,多次向张舒红索要抚养费无果,性格火爆的张兴曾经找过张舒红的大哥几次。

张兴回忆:按照约定,女儿去了张舒红家。5天后,学舞蹈的老师说女儿没来上课,我便让母亲去张舒红家看看,结果途中母亲出了车祸,被撞伤进了医院。几天后,我的父亲又来到张舒红家,正遇见他要出门。张舒红称女儿已经回妈妈家了。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孩子丢了,于是到处找。我们到处张贴寻找张欣张贴的及刊登在报纸上的寻人启事,发动亲友全城找人。张舒红也跟我们一起寻找,一直没有结果。

孩子失踪几个月以后,张兴逐步觉得事情不对。她曾经几次看到过张舒红偷偷跟踪自己,还带着一个黑包,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张兴说:他的外表都是装的,这人很毒很危险。张舒红每天睡觉时,枕头下边都会有刀、剪子等。他有一把枪,还有三颗子弹。我们离婚之前,打过一架。张舒红被我捶了几拳,急了,把我按倒在床上死死掐住。他当时绝对是要掐死我,我渐渐没气了。就在神志模糊之前,我突然摸到一个水杯,就朝他头上砸去。这杯子里面是开水,张舒红被烫伤以后才松手。随后,他去枕头下面摸枪要杀我,我推开他转头就跑,跑到公安局报警。公安局把他的枪收走了。因为是合法的运动射击手枪,公安局也没有处分他。

一次,张兴又发现张舒红在工厂院子里面窥视,让单位保安盘问他。保安从张舒红的包里搜出了一把尖利的匕首,张辩解是带着防身的。

张兴对警察人说,张舒红是一个很失意的人,一生都不太顺利。从小残疾,上学后被欺负,工作不好,创业失败,婚姻破产甚至没有生育能力!张舒红心中有极大的怨气和压抑,长达几十年之久。如果张舒红能够杀死一手养大的女儿(准确说是侄女),那么他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张舒红父亲有病,家里雇佣了一个18岁的小保姆,叫李春花,是周边的吉林市船营区搜登站镇五里桥村人。李春花本来是一个服务员,后来觉得做保姆赚钱多50元(一共350元),就改了行。

1998年底后,李春花搬家躲避张舒红追杀后,曾经多次打听过他的情况。一个张舒红的朋友说,张被怀疑和李春花失踪有关,被警方调查过。

果然,1997年李春花失踪,家里报了案。当时连保姆市场也没有,李春花家里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工作,无从查起。案件定为失踪,长时间没有线索。

李春花的父亲有些文化,发现信的字迹很漂亮,绝对不是女儿的笔迹。同时,信里把的家门口巷子的名字,都写错了,怀疑根本就不是她写的。

其次,张舒红自己没有雇佣保姆的实力,也没有必要雇佣保姆。即便是一个月1200元的工资,以张舒红的经济状况也是难以承担的。况且,他明明和前妻住在一起,后者身体非常健康,完全可以照顾他,没必要找什么保姆。

让人不解的是,李艳秋表现更是镇静。不但不害怕,她还特意将狗食盆装得满满的,并给狗添上水。她请求民警别让这条她养了多年的狗饿死。

警方:你还胡扯?这几个人平时都经常和家里联系,自从见过你以后,没有一个再联系。你说说看怎么回事!

张舒红:什么?你们少唬我!以为我是法盲?我告诉你们,我最懂法律。全世界哪个国家的法律,我不懂?你们单凭怀疑就能抓人?你们赶快把我放出去!不然,你们侵犯我的权力,我还要去法院告你们呢!

警方:你懂法就最好。你知法犯法,比法盲犯法的性质还恶劣。证据我们自然是有,现在是让你主动交代。

同张舒红的高谈阔论不同,李艳秋就咬定一句话:我就是陪他去雇保姆,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家里发现了一把菜刀,一把斧头,院子里一块转头下,发现了几件老年妇女的金首饰。

警方:你看看这是什么?是不是你雇佣的皮姓保姆的手链?怎么埋在你家院子里面?你解释解释?

警方:说啊?人家打工的保姆,会把金手链送给你?就算送给你了,你干嘛不戴着,反而埋起来?

警方:好好,那我问你,卖家是谁?皮姓保姆都53岁了,你说说看什么人会买个老太婆回家。

这边审讯不顺利,张舒红还在胡言乱语。他一会说皮姓保姆被他卖了,一会说被他推到松花江里面淹死了。

提取血样以后,警方同失踪4个保姆的亲人进行DNA比对,证明血迹是其中1人的,但不是皮姓保姆。

张舒红的交代让警方大吃一惊,他自称从1997年到2009年,一共杀了15个人,其中大部分是保姆。

张舒红:真不为啥。1997年,我和我前妻张兴闹离婚。你们也知道了吧,我们那个孩子其实是我大哥的。张兴为了要抚养费,不但跟我闹,还跟我大哥闹。这事传了出去,邻居有些议论,说孩子不是我的。我当时一事无成,身有残疾、生意倒闭、婚姻破裂、疾病缠身,连个后代都没有。那段时间,我心里特别难受,非常想发泄,很想杀人。那个月我父亲住院了,就我和李春花在家。前一天,她忘了把一袋豆腐放到冰箱,都臭掉了。我就说了她几句。她却说豆腐,是我买回来的,也没跟她说要放冰箱,不能怪她。我当时特别生气,心想你一个小保姆也来挤兑我?我上去一把将她按在床上,对她头上打了几拳。她一惊,就哭叫起来,还跟我撕扯。我心里非常扭曲,不知道为什么就用全力掐她。她不动了,我才松手,就这样把她掐死了。你说为什么?就为了一袋豆腐!

张舒红:我用斧头和菜刀把尸体碎掉了,装在两个麻袋里面,趁天黑时扔到松花江里面了。后来我对别人说李春花不干了,辞职了。李春花家里人不知道女儿在我这里工作,所以我一直都没事。到了1999年,我生活更是拮据,连抽烟都抽不起了。一天我翻东西,发现李春花写给家里的几封信,里面有向家里要钱的。我想事情过去了一年了都没事,就模仿李春花的笔迹和口气写了两份信回去,向她家里要钱。结果,警方就发现了,还找我去公安局调查。那是我特别害怕。但那时候我早就把尸体和证据处理干净了。公安局没证据,不能把我怎么样。

警方:什么?我干了30年警察,杀人犯见的多了。再坏的杀人犯,也没见过杀自己儿女的。你说说为什么?

张舒红:就是灭口。张兴这娘们闹了好几次,我大哥借种这事差点就捅破了。当时全家人都很生气,大哥他们都骂我,说我害了全家,人人都不理我。这不怪我大哥,是我跪着求他,他才勉强同意的。万一这是传出去,我和大哥加上全家都别做人了。我杀了李春花后,心想自己有命案,杀几个也是一个死。我当时就决定,将女儿和张兴一起杀了,彻底灭口。后来我就把女儿骗回家,让她喝了有安眠药的饮料。但我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开始怎么都下不了手,犹豫了很久。到最后,她快要醒了。我想邻居现在都在传这件事,说我女儿不是亲生的。我不杀了她们,事情迟早穿帮。最后,我闭上眼睛,用刀对着女儿乱捅,将她杀了。杀了她以后,我哭了一会,然后把她装在麻袋里面扔到哈龙桥老桥下。后来,我又想去杀张兴,但她很聪明。她看见我老是跟踪她,先是找个了女人天天跟她在一起,让我没法下手。后来她突然把房子卖掉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这辈子最大遗憾,就是没杀了她!

警方:你这是什么逻辑。张兴是你逼着才借种生孩子,完了你不认账,还要杀她?我看她杀你还差不多。你这人心胸太狭窄了。好了,你接着说。

张舒红:后来我又陆续杀了几个人,大部分是保姆,目的就是为搞点钱。到了2009年,我父母都去了多年了,我和兄弟姐妹都不理我,觉得我胡搞害了全家。我没有收入,靠低保金生活,几乎过不下去。我这身体越来越不行。我给自己算命,怕是活不到2012年。当时我就想,我这辈子这么惨,我也不让别人好过。我决定出去杀人,杀到被你们捉住为止。同时,杀了他们也搞一点钱用用。2009年,在我报纸上等广告,说自己会算命,把一个叫做李亮亮的24岁小伙带回家。我骗他说出银行卡密码,然后给他喝了带安眠药的饮料,把他勒死了。没想到,这小伙也很聪明。他怕我是骗子,根本没有带钱来。他身上就二十元,银行卡里也就几块钱。这次杀人没什么收获。我后来又故技重施,两次写信让李亮亮家人汇款,但他们都没汇。

张舒红:不是4个,是5个。2009年我和李艳秋假离婚,让她装作征婚骗男人来。李艳秋年纪大了,肯来的都是五六十岁的老男人,根本没几个钱。没办法,我们只好去保姆市场找人。开始我一个人去,保姆见我是个单身男人,怕是老色狼,都不敢来。没办法,我只好找50岁左右的保姆,还是找不到。没办法,我说服李艳秋跟我一起去,装作我的妹妹。这样一来,才骗到了几个人。我找到的保姆都是没有在中介登记的,也尽量是离婚或者丧偶的,这样亲人报警的概率就比较低。

2009年4月,我们找到一个蛟河市的44岁姓孟的保姆。我们骗她说出银行卡密码,然后给她喝药,将她勒死后碎尸扔了。我们等了半年,看你们没有怀疑到我们,又在7月到8月连续骗了4个人。这5个人一共抢到3万多元,也不算多。

张舒红:有什么后悔的。我这一辈子这么惨,谁管过我死活。我自己死活都管不了,我还管别人的。就算他们倒霉吧。

警方:那你女儿呢?就算是你大哥的女儿,也是你侄女。才11岁的孩子,你真忍心下手的。

张舒红:哎。那有什么办法呢?我是要一个孩子养老,才冒着丑闻危险。现在不能养老了,还留着这个隐患干什么?她出生在我们这种人家,长大了也是受苦,不如死了干净。

张舒红交代抛尸地点以后,警方反复在江湾大桥等地水域搜索,只找到这两年来的部分碎尸和骨头。

不过,警方认为张舒红并不是乱说。几年前,水上公安局确实从松花江中捞到一个人头。这事只有警方内部人知道,同张舒红供述的时间地点都完全吻合。

当时报道中记载:最高法刑事裁定书中认定,张舒红抢劫作案6起,致6人死亡,维持一审判决,对张舒红以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这个结果,早在张舒红意料之中。接到裁定书并被告知在18个小时之后就要被枪决时,他的表情几乎和平时一样,甚至还多了一些笑容。穿着蓝色号服的张舒红左腿膝盖轻轻掂了两下,膝盖下面的两只脚,戴着脚镣、穿着拖鞋,其中一只因残疾不能动。

直到处决前,看守所同号的犯人们认为张舒红没有任何紧张情绪,甚至觉得这是很好的解脱。

在皮姓保姆的女儿找上门以后,显然张舒红已经暴露,随时可能会被抓捕。换成一般歹徒,早就跑没影了,张舒红根本没跑,似乎是等着警方来抓。

被押上处决的囚车之前,张舒红仍然带着笑容。解押的武警说:看了很多死刑犯,张舒红是笑的最灿烂的一个。

萨沙忍不住要说,张舒红其实是个很弱势的人,他的人生也算是个悲剧。他最大的罪恶,就是把屠刀伸向比自己还弱的人。